最新公告

歡 迎 分 享 網 址 連 結,但 不 得 複 製 轉 貼 文 章。

提 供 每 人 一 次 現 場 免 費 法 律 諮 詢 半 小 時請 找 黑 雪 登 記~~~~黑 雪 在 最 底 下 ↓

張 弘 明 律 師 並 未 聘 請 業 務 招 攬 訴 訟,也 未 曾 授 意 任 何 人 在 他 處 張 貼 廣 告 宣 傳,請 民 眾 直 接 與 我 本 人 聯 絡。

2017年3月24日

被叫律師娘也是滿尷尬的

以前面試的老闆曾經對黑雪說:「你來應徵做甚麼?律師娘需要工作嗎?」

和黑雪是在大學時代認識交往,而我是在退伍後唸研究所期間考上律師,爾後在老闆底下當了5年多的小律師才開始自己獨立接案,在這之前,黑雪則是在一些公司當小職員。

那時候資訊不如現在發達熱絡,民眾對律師有著更多的想像。

黑雪不是律師,也不是法律系畢業,有很多機會面對法律圈以外的人,因此她常常被旁人戴上「律師娘」的帽子。

那時候被叫律師娘對她而言是一件很尷尬的事情。

因為我只是小律師,她只是小職員,我們都是剛踏入社會還在摸索人生方向的新鮮人,結果我的職業卻對她的生活和人際關係產生不少困擾。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 https://gotolaw.tw/
有一次黑雪到一家頗有規模的公司應徵教育訓練人員,面試主管問有沒有男朋友,黑雪照實回答,接著對方就問男友從事甚麼工作,黑雪也不假思索的回應,結果主管很不以為然的說:
「律師阿!那你來應徵做甚麼?律師娘需要工作嗎?」

雖然當時黑雪被這突如其來的回應嚇了一跳,但還是很實在的回應面試主管:
「他只是受僱律師,我想要有自己的工作,目前也沒有結婚的計畫」。

結果那位主管似乎餘興不減,接著問:
「叫他拚一拚啊!過幾年妳就可以當老闆娘啦!」

黑雪還是很有耐心的回:
「我還沒有想過當老闆娘,他也還沒想過自行開業,才剛開始起步,有很繁重的學習,我也想要在自己的領域學習。」

然後對方竟然回:「感情不好嗎?」

最後,黑雪沒有被這家公司錄取。

當時我們反覆思考著,這是不是在做EQ測試啊?因為接著面試了兩家公司也都有問到男朋友的部分 ( 我並沒有陪同面試 )。

漸漸的,我們才意識到一般社會大眾把「律師娘」當作一種職業,所以預期律師的女朋友變成老婆以後,必然辭去工作與老公一起打拼。

雖然後來黑雪真的與我一起工作了,但那卻是在她畢業15年後的事情。我們還沒生孩子之前,她單純的只想當個小職員,然後下班可以去上課學習,但卻在我考上律師之後間接被我「毀」了。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 https://gotolaw.tw/
當時黑雪找工作常常覺得「律師」變成一個見不得人的職業。

說實話會帶來困擾,說謊恐怕引起誤會,說沒有男朋友那可能會遭來蜚言流語。

我想這些都跟當時民眾對律師很有錢的刻板印象有必然的關聯。

我念研究所的時候黑雪在一家公司工作,同事有天問她:「男朋友怎麼沒來接妳下班?」
黑雪回:「騎機車很遠,很累,我坐捷運就可以了。」

對方十分驚訝,不可置信拉高音量說:
「騎機車!律師騎機車!少騙了!律師不是都開大台的。」

黑雪俏皮的回:「大台的!砂石車啊?」

對方:「沒啦!不是都開賓士嗎?」

這在當時真的是一個很常見的現象,而且自從我考上律師以後,很多人都把我們當成中樂透的暴發戶。

聽到我要買車,就突然有某人的朋友的親戚……來推銷雙B;聽到我要買房,仲介就先推銷七期、千萬透天。

而且結婚前黑雪還被親朋輩問過有沒有簽婚前契約? 有沒有提到以後如果離婚可以拿多少贍養費?

我聽到這,真不敢想像萬一將來不幸跟黑雪離婚,她會被親朋輩如何追殺,為了保護她的性命安全,我千萬要努力再努力不要走上那一步!!

很多年後,我和黑雪結婚了,結果這種以為她飛上枝頭變鳳凰的想像變得更多。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 https://gotolaw.tw/
婚後沒有多久,一個學生時期在校外活動認識的人打電話約喝下午茶,但是黑雪幾乎叫不出她的名字,而且和對方幾乎沒有講過幾次話,所以本能判斷對方可能從事直銷,為了節省彼此的時間,黑雪就直接問她:「妳當業務經理啦?」

對方:「哈哈哈…… 對啊! 那個OOO、xxx也是經理啊! 我最近跟很多人聯絡,發現大家都過得很不錯耶! 那個###還跟小開結婚,夫家就是某某企業,她也在裡面工作,現在都升副總了。後來我聽***說妳混得很不錯! 律師娘耶~」。
台中律師張弘明著作權所有,未經同意,不得轉載
黑雪假怒說:「甚麼律師娘? 律師的新娘?律師的老娘? 我都不是! 請叫我的某某某或大美人,不要叫我律師娘!」

對方:「哈哈……律師娘很威風啊! 要不要出來聊聊阿? 我介紹一些人給你認識,說不定妳老公用得上。」

黑雪戲謔地說:「甚麼用得上? 他怎麼可以隨便亂用,我會生氣的!」

對方:「妳少三八啦! 講正經的啦! 我在賣保險啦! 我跟你講,靠老公生活就是要趁感情好的時候把他的錢規劃起來,不然以後吃虧的是妳。同樣都是女人我跟妳講喔! 女人要有自己的事業比較好,妳先來聽聽嘛! 」

黑雪:「我們的保險全都被老公規劃好了,他有合作的業務,現在沒有需要了。」
台中律師張弘明著作權所有,未經同意,不得轉載
對方:「那妳約他一起過來嘛! 現在有很多新產品,可以幫你們做更完善的規劃。」

黑雪:「不要啦! 他沒興趣,他都自己規劃。」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 https://gotolaw.tw/
對方:「你們是誰在管錢啊?」

黑雪:「……. 我沒想過這個問題,反正都一起用。」

對方:「那妳也真是太慘了,看來律師娘也沒甚麼威風的,妳乾脆學那個OOO去做新秘,XXX還開了一間美髮工作室呢! 賺死了我跟妳講……」

黑雪說她還沒跟我在一起或是我還沒考上律師之前,雖然因為打工和參加活動之故認識形形色色的人,但是從來沒有人這樣跟她說話,我想這一切都是對律師行業有過度的幻想造成的(是不是連續劇害的)。

後來黑雪在外面活動時,還會有人對她說:「老公會賺錢妳就要多多疼他,看他襯衫皺了就要幫他燙,如果是我喔! 每天在他進門時,蹲在地上幫他脫鞋脫襪我都願意!」

「…………」

「妳上班穿高跟鞋還是平底鞋? 妳最好不要穿套裝,一定要跟秘書助理的打扮有區隔,要有老闆娘的氣勢!」

黑雪婉轉的告訴對方,我並不在意皺的襯衫,也不習慣被服侍,而且生活中有很多事情要做。

但對方還是繼續指導應該如何勝任律師娘的職務,甚至從剛開始的好意關懷轉變成個人慾望的投射。

一會兒建議染燙髮;一會兒建議如何治裝;一會兒建議黑雪要財務一把抓;一會兒建議黑雪上個美姿美儀課程……

黑雪冷處理之後,還得到對方一個柔性的詛咒,

「以後妳男人被年輕小三拐了就是妳的固執造成的,妳們這種大老婆的下場我看多了」,

真讓人誤以為她開過律師娘進修班,看過很多首任律師娘的下場。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 https://gotolaw.tw/
諸如此類的情形常常以不同形式展開。

有的好意要黑雪多多打扮自己,然後開始推銷保養化妝品、美容課程;有的介紹家事服務的阿姨;有的甚至舉薦私人助理,這些不勝枚舉的推薦讓黑雪花了不少時間婉拒。

我們並不是完全排斥推銷,而是這些推銷包含太多對律師私生活的想像,超過一定的尺度之後,甚至指導起人生規劃、家庭生活,而這種基於對律師的幻想,然後「特地」過來交朋友的情況,正是我們的負擔啊!

其他關於律師很有錢的想像,在生活中也以不同形式展開。

幾年前我開著爸爸的老爺車,有人對我說:「你好省喔! 那應該省下不少錢吧! 又當律師! 你很怕別人知道你有錢喔? 當律師的嘛!」。

去年我的老爺車保養完之後,仍舊在上班的路上拋錨幾次,為了不影響工作,我索性把它淘汰,買了一台60萬左右的新車,這時又有人對我說:「換車喔! 你最近接大案子喔!」

黑雪去傳統市場買菜,有人會對她說:「你會去市場喔! 妳老公不是做律師嗎? 現在律師不好賺喔?」

當她去中高價位的超市買菜時,也有人對她說:「妳真好命啊! 老公這麼會賺錢。」

當我們上餐館時,也有人向黑雪打聽平日是不是都做高消費,儘管對方是一個常出國遊玩的人。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 https://gotolaw.tw/
這些基於對律師想像而來攀談的社交模式時常讓人感到疲乏,雖然大部分並非惡意也並非調侃,但是不時回應別人的想像是一件很累的事情,所以我們都習以為常的「冷處理」

冷處理不是不屑和別人講話,反而是希望別人可以「正常」的和我們說話,就像一般市井小民會討論哪裡的東西物美價廉,哪裡適合帶孩子去玩………blah blah blah 閒話家常。

p.s以上人物對話出自黑雪日記

前往→→找律師,不用怕犯無知
前往→→ 「博士可以賣雞排;律師也可以去賣冰啊」──── 孩子眼中的律師腳色
張弘明律師、黑雪
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,請幫我們分享連結或按讚給更多人看到,但切勿直接轉貼文章

沒有留言: